岳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重庆10多个区县遭松毛虫灾害村民睡觉虫爬

发布时间:2019-09-13 19:18:58 编辑:笔名

重庆10多个区县遭松毛虫灾害 村民睡觉虫爬上身

大围沟山上的松树被松毛虫“剃光头”  2000年和2005年,我市大面积爆发松毛虫灾害。  2000年起,我市实行生物杀虫,有效控制了虫害。  这次虫害没有前两次严重,我市将大规模杀虫。  昨日,巴南区南彭镇巨龙桥村大围沟村民向重庆晚报反映,当地山上松林几乎被松毛虫吃成“秃头”。来自市森林病虫防治检疫站的消息表明,今年我市10多个区县出现松毛虫灾害。  巴南区南彭镇巨龙桥村大围沟村民说,凡是有松林的地方,他们都不敢涉足。由于松毛虫太多,常常有村民把它们啃食松针的声音听成雨声。  除巨龙村,南彭镇多个地方也是松毛虫成灾,很多村民早上起床就发现院落布满松毛虫,几乎每家村民每早的必修课就是清扫松毛虫。  市森林病虫防治检疫站防治科科长杨德敏介绍,今年我市10多个区县受到松毛虫灾害影响,其中巴南、永川、石柱、垫江等区县较为严重。  杨德敏表示,松毛虫爱吃松针,巴南区有近70万亩松林,所以这次受灾更为严重,据初步估算,这次巴南区受灾松林近10万亩。  杨德敏介绍,2000年和2005年,我市曾大面积爆发松毛虫灾害。“与前两次相比,今年的灾害还不是那么严重。”杨德敏说。  据悉,松毛虫是重庆本土害虫,隔几年就会大规模爆发一次,一般来说周期在年。  杨德敏透露,我市每年因为松毛虫受灾的松林面积在100万亩左右。从2000年开始,我市实行生物杀虫,林业工作人员向松林大面积投放了松毛虫的天敌白僵菌。白僵菌会在松毛虫幼虫时期进入其体内,将其杀死。  杨德敏分析,这次松毛虫灾害时隔6年才到来,跟这一生物杀虫举措密切相关。  杨德敏说,今年初,林业部门技术人员通过监测报告,得知今年将爆发松毛虫灾害,及时将情况通报给了相关单位。  据了解,我市现在除国有林外的山林基本都是落实到户,这些山林的保护防治遵循一个原则:谁经营,谁防治;谁受益,谁投资。“松林属于生态公益林,防治应该由地方政府负责。”杨德敏说。  杨德敏介绍,目前已经大量购进了灭虫药,下一步将大规模杀灭害虫。  松毛虫泛滥,除了蚕食松林,还对巴南区南彭镇巨龙桥村村民生活造成严重影响。大围沟村民家的院坝,一天不扫就是满满一地松毛虫。仅存一口尚未被松毛虫污染的水井村民为了防止松毛虫进屋,将火炭堆在门口。  晚上睡觉松毛虫会爬上脖子,白天炒菜虫子掉进锅。  村里有3口井,其中两口井堆满松毛虫的腐臭尸体。  村民们将炭火烧红,放在自家门口阻止虫子进屋。  昨日,家住巴南区南彭镇巨龙桥村大围沟的李定勇,把烧得火红的炭火放在自家门口,围成一个圈。  半个多月来,李定勇每天都要重复这个动作。他所在的大围沟最近松毛虫泛滥成灾,村民房前屋后都有成堆松毛虫,松毛虫还常到村民家中。村民为了防止虫子进屋,想出了不少招数。李定勇这招“炭火驱虫法”效果最明显。  无处不在的松毛虫  从半个多月前大围村深陷松毛虫灾害开始,松毛虫便无处不在,迫使大围村村民与松毛虫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人虫大战”。  村民肖曹顺告诉重庆晚报,好几次,他睡到半夜感觉脖子痒痒的,伸手一摸赫然发现松毛虫爬上了脖子。  这样的事大围沟几乎所有村民都经历过,现在他们已习以为常,如果发现松毛虫爬上自己的床,他们一般淡定地将毛虫拂开,继续睡觉。  肖曹顺的哥哥肖如忠回忆,有一次,他在家炒菜时,房顶突然落下一只松毛虫,直接掉进正在翻炒的锅里。  无处不在的松毛虫让大围村的村民已经习以为常了,肖曹顺几度指着他家院落里正在爬动的几条松毛虫,对重庆晚报说:“饭桌上、椅子上、床上,到处都是。”  “人虫大战”大半月  为了尽量将松毛虫赶出自己的生活范围,大围村村民想尽办法与虫子展开了一场持续半月有余的“人虫大战”。  每天早上,村民们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扫把清扫院落里聚集的松毛虫,清扫在一起的虫子能堆成一座小山,村民用火把将这个“虫山”焚烧掉,这个时候整个院落里都充斥着脂肪燃烧的焦味。  除了杀虫,村民们做得更多的是防御。前文提到的李定勇的“炭火驱虫法”最有效,很受村民们推崇。  肖曹顺说,他之前不小心被松毛虫的毒毛刺伤,手上出现很大一个包,他在卫生所买了药,擦了两个星期包才消。现在他每天坚持用白酒洗手,皮肤就没有再出现过瘙痒、疼痛的症状。  据悉,为了防止被松毛虫刺伤,大围沟几乎每家都备了白酒。  市森林病虫防治检疫站防治科科长杨德敏介绍,松毛虫之所以进屋,是因为松针不够它们食用,于是四处寻觅其他食物。  层层防御保护水井  大围沟有3口水井,但是现在其中两口井因为太多松毛虫掉落其中,井水已经不能饮用。  肖曹顺家不远处就有一口水井,现在这口井已经堆满松毛虫的尸体,还未走近就能闻到一股腐臭味。肖曹顺说,他现在只能到唯一一口未被污染的水井去取水。以前取一次水只需几分钟,现在要走半个多小时上坡路。  肖曹顺口中这口未被污染的水井,目前承担着周围几十户人家的饮用水,大围沟外的村民也到这里来取水,因为他们的水井也受到了松毛虫污染。  为了保护这口最后的水井,村民在井口上覆盖了两层塑料薄膜,每次取水时,都要将两层薄膜小心翼翼地掀开,取完水后再依次盖好。  由于松毛虫对温度很敏感,不能在烈日下暴晒,所以村民特意将水井附近的草丛砍伐干净,使松毛虫还来不及接近水井就被烈日晒死。  村里表示加紧杀虫  重庆晚报联系到巨龙桥村党委副书记凌中全。  凌中全表示,此前,村里已经组织人力对受灾较为严重的几个地方杀虫,前去负责喷洒杀虫剂的工作人员还出现了被松毛虫刺伤的情况。  凌中全还表示,由于杀虫剂紧缺,村里进行的杀虫区域有限。“目前,正在购置更多的杀虫剂,我们考虑再进行一次杀虫。”凌中全说。  被松毛虫刺伤  严重可能致命  市森林病虫防治检疫站防治科科长杨德敏建议,大围沟村民可以自行购买一些杀虫药,在房前屋后喷洒一些,形成一道防线,可一定程度地阻止虫子进屋。  杨德敏还建议村民将房屋的一些漏洞堵死,避免虫子从缝隙进屋。  杨德敏说,松毛虫胸部有一排毒毛,粘到人体皮肤,会让人出现疼痛、刺痒的症状,严重者甚至会出现松毛虫病,皮下出现小结或血肿,同时伴有低热、乏力等症状。  杨德敏介绍,感染松毛虫病若不引起重视,极易发生感染甚至致命。杨德敏提醒,村民如果不小心被松毛虫毒毛刺伤,要采取急救措施。“可以用胶布反复粘贴被刺伤部位,以拔出毒毛;同时,应该用浓度很大的肥皂水反复清洗受伤部位,缓解瘙痒、疼痛症状。如果症状没有缓解,就应该到卫生所治疗。”

心肌梗塞搭桥
小孩出汗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小儿发烧39度怎么办
威门热淋清颗粒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