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意大利压倒欧元区的最后稻草

发布时间:2019-11-08 05:06:38 编辑:笔名

意大利:压倒欧元区的最后稻草?

本报 王晓薇 北京报道

7月12日夜晚,两个意大利人正形色匆匆地分别从布鲁塞尔和阿尔克雷赶向同一个目的地——罗马。他们一个是意大利的财政部长朱利奥·特雷蒙蒂,另一个是意大利总统贝卢斯科尼。

在他们两天前离开罗马时,那里一切平静。特雷蒙蒂放心地去为欧盟关于希腊的第二笔援助放款开会,贝卢斯科尼也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为家族生意寻找合作伙伴上。

他们都没有料到仅仅过去两天,意大利就转变成为了“欧债危机的”中心,而长期存在于他们之间的政见分歧则顺势成为了引发这一转变的导火索。

18个月,一天逆转

7月11日,一份长达6页的报告摆上了欧元区财长峰会的讨论桌。这是一份由欧洲大型银行财团提交的报告,其主要目的就是要求欧盟承诺回购债务。作为希腊国债的主要持有机构——欧洲银行业已经被希腊的债务危机“恐吓”了18个月之久,而欧盟成员国最近多次讨论的关于在救助希腊债务上引入私人止损机制更是让这些银行感受到了自己有可能会成为欧债问题的“牺牲品”,于是他们开始先发制人。在这份报告中银行业警告说,如果欧盟和IMF不在最近几日迅速采取行动,包括动用政府资金在内的援助方法制止希腊危机蔓延,那么作为希腊债务的重要持有者——欧洲银行业将遭遇重大打击,其中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可能会被压垮。

银行业的警告并非空穴来风,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最近的数据显示,意大利以持有希腊26亿欧元债务的规模排在了德、法、英三国之后,排名第四。而更危险的是,意大利对希腊的债务敞口在欧元区中名列第一。意大利的命运早已紧紧地系在了希腊身上。

市场闻风而动。从欧洲到亚洲到美洲,从股市到汇市到债市再到大宗商品市场,意大利被卷入欧债危机成为了主导7月11日市场变化的主要因素。

在意大利,作为意大利国债的最大持有者——银行业的股价当日跌幅平均达到了5%。其中意大利最大零售银行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当日股价下跌了7.7%,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跌幅也超过6%。在过去的8个交易日内,这两家银行的股价累计跌幅已经达到了20%和25%。在银行股强劲的下跌势头带动下,意大利FTSE MIB指数最终大跌4%,触及近一年低位。

巨大的做空势头触发了意大利政府的“防空”机制。意大利金融监管机构Consob当日表示,如果买空量达到或超过上市公司已经发行股本的0.2%,空仓者必须提出申报,之后每次卖空量达到或超过0.1%则必须再次做出额外申报,这一规定将执行至9月9日——意大利最近一笔债务到期之后。

法国CAC40指数、德国DAX30指数和英国富时100指数也分别以2.71%、2.33%和1.03%的跌幅结束了当天交易。美国三大股指,亚洲主要指数也均以下跌表现作出了回应。

相较于在股市形成的影响,意大利有可能出现债务违约的消息在债市引起了更大程度的恐慌。意大利10年期国债较可比德国国债利差上涨47个基点,创下自1994年8月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同时也触及欧元面世以来最高的305基点。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44个基点,收于5.71%。为10年来最高水平。

巨大的恐慌再次将投资者的避险情绪卷入到了大众商品市场,纽约商品交易所8月到期的黄金期货合约收盘上涨7.6美元,以0.49%的涨幅收于1549.2美元每盎司。以欧元计价的现货黄金价格更是创下了1090.49欧元每盎司的历史记录。“在周一(7月11日),持续了18个月之久的欧债危机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一个有可能大到不能救的阶段。”美国环球视通的分析员Raj Badiani说,“谁都不会忘记雷曼破产带给我们的灾难,而意大利的负债则是雷曼的3倍还多。”

选择“选择性违约”

面对这个有可能出现的“大到不能救”的局面,意大利政府开始了自救。7月12日,意大利财政部通过竞标方式发行了67.5亿欧元的12个月长期国债,中标利率为3.67%,超额认购率为1.55,与今年6月10日同类国债发行时2.147%的中标利率和1.71的超额认购率相比,市场对意大利国债的信心已经明显动摇。

7月13日,意大利再次出售5年期国债,中标收益率较6月14日同类国债发行时上涨超过100个基点,至4.93%。“虽然意大利政府两天之内发售的中短期国债最终都找到了买家,但是如此高的中标利率只会对意大利的财务状况造成更大的压力。”苏格兰皇家银行分析师哈勒斯·莫克说,“发生在意大利身上的问题凸显出的却是欧盟成员国普遍存在的结构性顽疾。”莫克所指的结构性顽疾是指欧盟成员国的举债过度消费问题。

作为全球第三大公债市场,欧洲最大的债券市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的负债规模已经达到其GDP的120%,超过欧元区国家规定的举债不得超过本国GDP60%上限2倍,仅仅低于已经处于风暴中心的希腊,位列欧元区第二。而支撑如此庞大负债规模的却是意大利政府在2011年第一季度仅仅0.1%的微弱增长。一旦意大利出现偿付问题,在意大利所持有的共1.6万亿欧元债券面前,欧盟为应对债务危机筹集的4400亿欧元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显然不够“分量”。

意大利庞大的负债规模让此前信誓旦旦承诺不惜一切力量保证不出现债务违约的欧盟开始冷静下来,此前一度搁置的“选择性违约”提议再次被讨论。

7月12日,据彭博社报道,欧盟领导人在私下会晤时,进一步探讨了实施“选择性违约”的可能性,并将尽快召集欧盟领导人峰会讨论细节。据一位参与讨论的欧盟官员表示,为了促使希腊债务尽快回归可持续水平,欧盟有可能同意通过私有部门和公共部门两方面来减轻希腊债务负担。荷兰财长Jan Kees de Jager也作出了同样暗示:“我们此前一方面要求私营部门大规模加入到援助希腊的行列中,另一方面又希望避免出现违约,这实在是太自相矛盾了,现在我们已经打破了这一僵局。”

至于“选择性违约”的实施方式,除法国曾经提议的鼓励私人债券持有者用已到期的希腊债券交换更长期的、收益率更高的债券外,作为欧洲稳定基金的主要“赞助商”德国则更倾向于希腊债券的一次性违约——即用50%的面值回购希腊债券。

与欧元区17个成员国不排除“选择性违约”态度相反的是,作为欧元区的大家长——欧洲央行仍在为保存欧元的体面,避免任何形式的债务违约做着最后的努力。13日,欧洲央行理事韦尔林克再次重申了自己的立场,他表示不希望看到希腊出现债务违约,伤及欧元信用,他建议将EFSF的资金规模提高至1.5万亿欧元。以便为意大利和希腊之间筑好屏障。

然而似乎一切都有些迟。就在韦尔林克为搭建屏障向欧元区成员国喊话的同一天,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评级将希腊长期外币和本币发行国债违约由“B+”下调至“CCC”,希腊国债评级正式进入垃圾级。

更迟的是欧盟为作出“选择性违约”而召开的峰会日期:欧盟委员会给出的是“7月15日”,希腊呼吁的是“尽早”,爱尔兰给出的是“近期”,德国的决定是“欧元区峰会尚无具体计划”。

希腊虽然没有成为压倒欧元区的最后一根稻草,然而在欧盟成员国的拖沓和松散之下,难保已经卷入国债危机漩涡中的意大利不会最终成为那只预示着欧元区分裂的靴子而落下。

哈尔滨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北京治疗性病方法
成都博润白癜风医院林昭春
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怎么样
南充男科医院哪家好